注册88_深圳网红女主播:入行半年月入六位数 仍觉迷惘和不安

时间:2020-01-11 16:34:44
[摘要] 作为女主播中的“萌新”,“辣椒”从业仅两个月,收入却已迅速超过五位数,随之而来的是昼伏夜出的颠倒生活、网络上种种误解和争议、未来将何去何从的迷茫……即便是月入超六位数的网红主播莎莎,也依然对未来迷惘又期待。近日,晶报记者走进深圳网络视频女主播的世界,为读者展示她们真实的生活场景以及她们的奋斗和迷惘。今年10月开始,“辣椒”投身于淘宝主播行业,现在她已积累了2700个粉丝,月收入迅速达到五位数。

注册88_深圳网红女主播:入行半年月入六位数 仍觉迷惘和不安

注册88,“辣椒”正在直播。

“辣椒”(左)对于销售的衣服有自成一套的选择标准。

主播“莎莎”的直播间。

2019年12月4日10时许,阳光正忙着撒播华丽耀眼的光芒,驱散深圳冬日早晨的微寒。此时,淘宝女主播“辣椒”仍在静谧的睡梦中,网上售后群却已经开始热闹起来:“商家说这件衣服不能发货,什么原因啊?”“辣椒,起床了吗?”……

作为女主播中的“萌新”,“辣椒”从业仅两个月,收入却已迅速超过五位数,随之而来的是昼伏夜出的颠倒生活、网络上种种误解和争议、未来将何去何从的迷茫……而她,仅仅是为数众多的网络视频主播从业者中的一员。即便是月入超六位数的网红主播莎莎,也依然对未来迷惘又期待。近日,晶报记者走进深圳网络视频女主播的世界,为读者展示她们真实的生活场景以及她们的奋斗和迷惘。

“主播,是最懂得粉丝的那个人”

“我基本是5点到公司,在5点半到6点半期间完成服装选款工作,吃点东西,6点半准时开播,晚上12点半下播。”

12月3日下午5时,女主播“辣椒”准时到达深圳市南山区商服大厦的荔秀直播基地,与经纪人汇合后,一起出发前往当天直播的场地——天安南油工业区3座。此时,“辣椒”手上还拿着一个热乎乎的红薯,边吃边和经纪人讨论着当天的工作。

今年10月开始,“辣椒”投身于淘宝主播行业,现在她已积累了2700个粉丝,月收入迅速达到五位数。

到达直播场地后,“辣椒”就开始为当晚直播中要展示的服装做最后的筛选。“今天要开播的这家供应商,是一个设计师品牌,自己有工厂,自己做品牌,货源会比较好。”

“辣椒”告诉晶报记者,做淘宝主播之前,她已经做了10年的女装生意,在服装档口时做过零售和批发,甚至开过服装工厂,因此从面料到款式,都有自成一套的选择标准。“虽然商家和经纪人已经筛选了一轮,但是我还是要把把关,我要对粉丝负责任。有些衣服我手一摸就知道大概价位,在直播时心里就有数了。”

将近1小时的筛选过后,100多件衣服已整齐摆放在直播间的两侧。4个补光灯,1个摄像头,2部电脑,是直播间的配置。对于“辣椒”而言,这已足够。

开播前半小时,“辣椒”会把要直播的衣服轮番在镜头前展示一遍,吸引粉丝关注,营造气氛。助理婷婷会在粉丝群分享直播链接,吸引粉丝观看。

“我的粉丝大多是上班族,所以我展示的服装风格偏向知性优雅风。”面对供应商一直在极力推荐的衣服,“辣椒”有着自己的坚持。“我才是最懂粉丝要什么的那个人,她们也非常信任我。做主播的价值就在于此。”

长达6小时的直播,只能见缝插针喝几口水

距离开播还有10分钟,外卖到了。“辣椒”吃了两口饭,拿出鱼腥草冲剂倒进保温杯里,用热水冲开。

“我的嗓子已经哑了,喝点这个对保护嗓子有点帮助。不过我每天这样长时间说话,什么药都不管用。”喝了几口,她又走到直播镜头前,最后调试直播灯光与位置。

“哈喽,大家好,今天的直播开始了。”晚上6点30分,随着直播拉开帷幕,辣椒当晚的“带货”正式开始。

“宝宝们,这件裙子材质是百分百羊绒的,非常舒服。”“如果不知道怎么搭配的宝宝们,按照我这样搭配就可以了。”直播中,不少粉丝冒泡留言,“辣椒”一边展示服装,一边兼顾粉丝的留言,同时与商家及时沟通。

“这件的价格美丽不美丽呢?宝宝们,绝对是秒杀价。”直播当然少不了“秒杀的诱惑”,看到商家在旁边亮出写着价格的白板,“辣椒”心中有了数。在后台,助理婷婷迅速将秒杀价改好,放在了直播间链接中。

“宝宝们,价格已经改好了,在130号链接,99元,看谁手速快!5、4、3、2、1……”“辣椒”话音未落,商品已经显示下架,这条裙子已被迅速秒杀。

在长达6小时的马拉松式直播中,“辣椒”只能见缝插针到镜头外吃几口饭,喝几口水。再回到镜头前时,她仍热情满满,活力四射。

直播间里时光流转,新的一天悄然到来。在跟粉丝说“再见”后,“辣椒”顾不上满身疲惫,蹲在地上查看此次直播的数据。“今晚数据一般,观看人数才1万多。”助理婷婷在一旁分析。

凌晨时分,城市进入沉睡状态。但随着“双12”的临近,在这幢大楼里,和“辣椒”一样的淘宝主播们仍在灯火通明的直播间里卖力吆喝,大楼里回荡着此起彼伏的“5、4、3、2、1”的倒数声。

“网红”通过直播带货,已经成为一种超级热门的商业模式。公开报道数据显示,2019年天猫“双11”,淘宝直播引导成交近200亿,2018年全年淘宝直播引导成交超千亿。

撑起这个市场的,是包括“辣椒”在内数以万计的主播,以及快速崛起的逾600家一线电商主播孵化公司。

“直播玩‘套路’,会毁了自己的口碑”

“辣椒”在直播中带着些耿直的性情,在遇到价格并不太“美丽”的情况下,她会当着商家的面对粉丝直言“这件不划算”。

对直播过程中普遍运用的一些技巧,“辣椒”并不排斥,但她表示自己不会过度运用。“有些主播会利用饥饿营销或其它手段来促进直播间的热度和活跃度,但是我还是希望在直播间跟粉丝成为朋友。目前,我所直播的衣服退换货比例不到10%。”

“辣椒”坦言,直播玩“套路”确实可以在短期内增加销量,可是从自己做服装生意多年的经验来看,货品品质硬、价格好才是最关键的。现在淘宝上货品价格、评价都是透明的,玩“套路”不长久,还容易毁了辛苦累积下来的口碑。

三无产品、流量造假、虚假推销……业内人士分析,虽然当前不乏“网红”与商家合作进行良性带货,但部分“网红”带货背后存在不少“坑”,让消费者防不胜防。

毕竟,像“辣椒”本身具备服装业从业经历和一定辨别能力的主播不多,大型电商平台也给予了消费者一定的售后保障。但在当下,许多网红主播只是纯做内容带货,根本不具备产品鉴别能力以及售后能力,为了赚取广告费以及产品提成而忽视质量,夸大产品功效。主播与商家形成了赤裸裸的推销与被推销关系,产品质量以及售后服务没有保障。

在深圳,网红主播“带货”出现质量问题引发的消费投诉也不少。据深圳市消委会统计,今年1月1日至10月23日,深圳市、区消委会共收到112宗有关短视频的投诉,其中广告推销劣质商品占比近5成,超过90%的消费者反映在某网络短视频平台上看到相关产品的推广,购买后发现存在产品与商家宣传不符、无法使用、无法联系商家退换货等诸多问题。

“辣椒”直播前对产品的检查和挑选也并非多余,在法律界人士眼中,主播这种审查行为甚至还可以更进一步。

“如果主播对代言产品完全不了解,却夸大其词,就可能存在虚假广告现象,甚至要承担连带责任。”在深圳市律协信息网络与电子商务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白卫霞眼中,带货主播和直播平台都应尽到形式审查义务,有必要对各种证书、三包、质量检测报告等进行前期审查,证明该产品质量检测合格、不是“三无”产品才能正常销售。如果平台和主播不能提供其知晓产品合格的证据,则要承担连带责任。

“拥有很多粉丝,现实中却没有什么朋友”

在“抖音”从事主播工作的“莎莎”,粉丝数已积累至10万+,可以说是一位网红主播了。尽管拥有众多粉丝的宠爱,自称是“幸运的主播”,“莎莎”在晶报记者面前仍流露出了内心的寂寞。

上午10时,当记者敲开“莎莎”家的住处时,看到二室一厅的住处内,随处可见的衣服被堆在沙发上,零食等杂物被随处丢在地上和茶几上。

“平时我要到中午12点才起床,下午3点到6点开播一场。如果还有精力,晚上再开播一场,9点到凌晨12点。要处理自己公司事务,只能放在凌晨。”穿着居家服的“莎莎”颜值和镜头前相差无几,只是更随意点。她一边为记者腾出走路的过道,一边收拾着地上的杂物。“这些衣服穿了一次我都不想要了,等保洁阿姨过来收拾就干净了。”

家里唯一整洁干净的角落,是“莎莎”的直播工作区。一部电脑,一个声卡,一个话筒,一个补光灯,两个手机支架,摆放着许多可爱的公仔的置物架旁边,摆放着一个吉他和一个尤克里里。直播时,“莎莎”就在这里和粉丝聊天,没有固定话题,收入来源主要是粉丝打赏。

“那个声卡和话筒还是粉丝送的,花了1万多,我自己不舍得买。”“莎莎”和记者聊天时,说起粉丝们对她的宠爱,颇为骄傲和自豪。

2019年4月,还没从大学毕业的“莎莎”就通过朋友的介绍,做起了抖音主播。“刚开始做主播的那一个月,我都是在照镜子,跟空气聊天。”

“熬了一个月多后,在一次直播中,有一个粉丝竟然给我刷了10万,现在也还是我的‘铁粉’。”她认为,是这个粉丝带来了好运,之后短短的半年内,粉丝数迅速积累至10万+。为此,除了线上的交流,下播后,“莎莎”继续和粉丝维系良好的关系。

“粉丝会像朋友一样关心我,给我送吃的、送礼物。”“莎莎”拿起一个香奈儿礼盒,“这是一个粉丝送的,现在也是我的好朋友。”她透露这个粉丝是商人,平时会一起探讨做生意的事,自己更愿意将对方称为“创业路上的引路人”。

“我昨晚四点多才睡,还没吃保健品呢。”此时,“莎莎”从瓶子里倒出胶原蛋白胶囊和维生素c片吞了下去。但比起身体健康,莎莎说其实更担心自己的心理健康。

尽管“莎莎”多次称“自己是幸运的主播”,认为直播间是会产生感情的,有些粉丝发展到后面可以成为朋友。但在采访中,她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做主播,基本上都是一个人吃饭、工作,现实生活中没什么朋友,很容易抑郁。”

月入6位数,对未来迷惘又期待

“直播就像一场声势浩大的盛宴,大家乘兴而来,尽兴而去。不想手伸在半空中,却没有抓住什么。”善于聊天的“莎莎”如此形容自己的生活。

在采访间隙,“莎莎”换上前一天新买的服饰,准备稍晚出发去机场,“处理一下自己公司的事务”。她笑言,自己现在买衣服买包包都是不眨眼的,想买就买。

从刚开播每个月拿三四千元,到现在月收入达6位数。对今年刚刚大学毕业的主播“莎莎”来说,在金钱上获得满足之余,也对未来感到迷惘。

“我回老家买了一套房,因为我不知道要干嘛。”对于财富的迅速积累,“莎莎”坦言,金钱能填满自己空虚的心灵,也促使她开始对未来职业前景进行思考。

“我现在处于一个瓶颈期,虽然赚钱不是问题,但是要往前走就要有所突破。”在“莎莎”看来,抖音主播的“红利期”大约还有5年,她必须更进一步,否则可能被淘汰。“现在抖音的市场还是不完全饱和的,我想趁着这个时机发展自己的公司和团队。”

“就算这个行业形势不明朗,前途未知,我也想坚持下去。随着5g时代的到来,我觉得淘宝直播在接下来的两三年会有很好的发展。作为主播,我不能也不敢停止学习。”同样的迷惘和期待,也出现在淘宝主播“辣椒”身上,“哪怕撞得头破血流,也要先撞下去看看,到底撞下去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?”

网络主播从业者对未来不确定的情绪,不仅在“小主播”中弥漫,在“大主播”身上也有所体现。拥有81万粉丝的户外旅游、游戏视频主播“美国囧哥”,有时也会表示对粉丝的兴趣“看不懂”:“有一个主播播放舔巨型棒棒糖的过程,舔了几个小时,舌头都烂了;还有主播直播吃火龙果,把火龙果里的籽一颗颗挑出来数有多少……还有很多无厘头、标题党、博眼球的视频,吸引了很高的流量,但我认为这也是网络视频问题的聚集地。”

“目前,网络视频主播从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,确实带来了很多问题和迷惘。”作为网络主播从业者中的一员,“美国囧哥”期待,国家能对网络主播从业人员设置一个从业“门槛”,就像其他职业一样,对网络主播从业者进行考核,合格者颁发从业资格证书后允许其上岗。“保证每一个主播有正确的‘三观’,知道哪些是该做的,哪些是不能做的,这是我们首先要解决的问题。”

来源:晶报

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平台